90后区块链创业者:生于泡沫,死于欲望

  • 时间:
  • 浏览:29

  

  文|锌链接,作者|昊华,编辑|邓龙

  2018年数字货币泡沫急速破灭,不仅让炒币本血本无归,也给那些涌进区块链行业的90后创业者带来惨痛教训。

  “以前只跟90后聊天,真的以为90后可以制霸区块链”,一位不愿具名的数字钱包90后创业者说,“现在寒冬下,跟不同圈子的人聊天,才发现这个世界原来这么大。”

  外部环境的急剧变化,直接改变了许多90后区块链创业者的命运。

  有些从零起步到身家千万,再回归到零,甚至是负资产;有些从默默无闻到媒体争相报道的“宠儿”,再到人人皆骂的“过街老鼠”……

  在区块链这条未来可能长达几十年的发展道路上,第一批90后创业者已经成为历史车轮下的“炮灰”。

  从来没有哪一次技术变革能够像区块链一样,在短时间内制造巨大的财富效应,让参与者陷入集体癫狂。

  时间拨回2017年,野蛮生长的区块链行业聚集了一批投机者,他们不是手握重金的资本大亨,也不是驰骋商场多年的商界大佬,而是一群1990年后出生的年轻人。

  在区块链泡沫形成期之前,他们早已接触到数字货币。

  有过股票交易经验的24岁的90后小伙陈冲就是其中的一员。

  “利用各大交易所之间数字货币价格的差异,很容易便可以赚到钱。”陈冲向锌链接说起2017年之前的圈子,例如他用100美元在一个交易所买入比特币,然后在另一个交易所以101.50美元卖出,这样一枚比特币稳赚1.50美元。

  而在区块链被媒体大肆宣传前,挖矿其实不过是一群蓬头垢面的游戏代练玩家的小项目之一。

  实际上,除了类似陈冲这样早期数字货币的玩家,还有一批90后留学生,他们也是很早一批接触区块链的年轻人。

  “在2013年的时候,我便从一位计算机教授那里听说了比特币。但当时只是觉得好玩而言。” IOST创始人钟家鸣说,后来我发现越来越多的同学开始用比特币来完成跨境支付。

  只需要在国内用人民币购买比特币,然后在美国那边的比特币交易所以美元卖出,便可以完成外汇的转账。

  与传统的外汇方式相比,通过比特币来实现跨境支付,既省时又节约成本。在早期,比特币最大的用处之一便是实现跨境支付,但同时也有涉及洗钱的嫌疑。

  泡沫在2018年春节前后达到顶峰,同时也是投机的90后区块链创业者最忙碌的时候。

  北京的中关村、深圳的科技园写字楼,90后区块链创业者徐磊不停的拜访着投资人,或者与前来拜访的圈内人士交流。

  徐磊的公司,仅仅是一个10人左右团队,依靠数字货币代投生意,在刚起步的几个月内营收超过1000多万,而且,90%都是利润。

  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段,“眼红”的钟家鸣从共享打印项目退出,启动了一个公共区块链应用基础网络设施IOST项目。项目一经发起,便迅速拿到了硬币资本、险峰长青、真格基金、红杉资本、经纬中国等基金的4000万美金的投资。

  据投中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4月,中国市场上在营区块链企业共获得融资63.06亿元,融资数量增长迅速,年均增长率达到30.53%,超过六成的交易是种子轮或天使轮。

  在90后区块链创业者这批人中,他们有的靠挖矿积累了财富,有的靠交易数字货币赚到第一桶金,也有的因为更早接触区块链技术而被时代相中。

  回头看,90年前后生人,算是这个时代最尴尬的群体,除了在受教育的年代遭遇了种种实验性的变革之外,如今在追逐人生财富的道路上也极为艰难。

  暴涨的股市没有给这代人多少思考的时间,在他们懵懂的岁月间,A股从2000多点到5000点,再摔回2500多点,一轮过山车后,徒留给目瞪口呆的他们一地鸡毛。

  而10万一平的房市到来之时,他们也因没有原始积累,而被阶级无情收割。似乎只有突然火爆的区块链,让这代人看到了属于他们的投机机会。

  在2018年春节前,一则真格基金董事长徐小平内部分享泄密事件,引燃了2018年区块链创业潮。

  徐小平在真格基金被投CEO群内高呼区块链时代来临了,鼓励大家拥抱区块链革命、学习区块链技术。与此同时,美图董事长蔡文胜、李笑来等各路资本和企业界名人纷纷入场,给区块链创业“添火”。

  资本市场也反应迅速,在2018年元旦过后的第五天,中概股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中网载线暴涨近700%,甩开猎豹移动、迅雷、聚美优品等大涨的中概股。

  直接原因是,中网载线在当日宣布与井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开展区块链业务。

  区块链概念的春药作用持续发酵,随后人人网宣布涉足区块链、发行虚拟货币RR Coin,股价暴涨近 80%。

  春节过后,前咸鱼平台运营的90后员工彭龙召集了几位好朋友,打算利用区块链技术做一个二手物品交易的区块链项目。

  “二手物品的价值到底怎么界定了?怎么保证二手物品的价值,怎么提高二手物品交易的速度?”彭龙告诉锌链接,全球二手物品交易平台都面临这些问题,而现在利用区块链技术就可以解决了。

  在彭龙的设想中,用户只需将二手物品通过区块链寄卖,便可以获得相应的数字货币。获得的数字货币即可以选择去交易所交易,也可以选择购买等值的其他商品。

  彭龙说,后期还可以邀请商家上链,让商家将多余的库存商品上链,以便用户可以用数字货币购买。

  带着这一设想,彭龙在去年3月份时发起了一个名为易物坊的区块链项目。

  在南山一家咖啡馆内彭龙给投资人介绍易物坊时,投资人只问了彭龙一句,“是否发行数字货币。”

  在确认易物坊会发现数字货币后,仅仅一个星期后彭龙便获得了该机构投资的500万元天使投资。

  在交谈中,锌链接曾问到彭龙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人在交易所购买数字货币,那么整个平台内的资金循环不就断了么?到时候,商家不就会出现挤兑风波?”

  彭龙略加思索后,回答道:“只要我的数字货币一直上涨,不就好了吗?”

  现在回过头看,在当时那个环境下,即便是一个完全经不起商业逻辑推敲的项目,只要有了区块链的背书,进行1CO,就可以拿到融资。

  时至今日,当数字货币的价值已经跌去90%,那么在这波区块链浪潮中,到底谁赚钱了?是项目发起方,还是投资机构,还是交易所了?

  钟家鸣对锌链接说,创始团队手中的数字货币是需要锁仓三年,无法套现,而投资机构则可以在数字货币上线交易所后便套现退出。

  据有关数据统计,以真格基金、FBG、丹华资本、红衫资本、INB资本、维京资本为首的投资机构在2018年投资了近100个区块链项目。

  在福布斯采访FBG周硕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者的伎俩 》一文中,作者指出FBG可以通过炒作、做市的方式来哄抬数字货币价格,逢高卖出。比如,利用与OKEx、币安和火币等交易所之间的关系,FBG可以让其投资的1CO项目在其交易所上线,当项目上线交易所时,因为流动性强,买的人多,项目的代币价格就会上涨。或者是,FBG联合媒体机构进行1C0。他们向媒体付费,来撰写他们代币的正面评论,吸引更多人参与。

  除了投资机构会坐市、炒作收割韭菜,许多区块链媒体扮演了鼓吹者。

  2018年4月,私募了1.5亿元的98年神奇少女王凯歆开始玩起了人间蒸发。

  在这个资本家云集的新圈子,王凯歆有着媒体和风投想要的所有标签:辍学、女性、创业、95后,借助这些标签赚来的眼球和流量。

  “她在圈子里的名气挺大,还上过节目,好歹是个公众人物”,抱着这样的心态,在2018年3月中旬,吴青将810个从朋友那里募来的ETH转给王凯歆用于OK币的买入,谁知道OK币最后成了一地鸡毛, “我一直在找王凯歆退以太币,但她改了微信名,状态改为“休假中”,现在人也联系不上了,这些ETH是朋友的,我夹在中间真的进退两难。”

  不止吴清,90后矿主嘉南也是受害者之一,2018年3月初,嘉南通过朋友牵线认识了王凯歆,一次性将700个以太币打到了王凯歆的钱包,现在却找不到人,“王凯歆觉得她跑得了?她死定了,现在很多人都想抓她。”

  说起王凯歆,嘉南一脸忿恨。

  当时王凯歆募ETH的时候,对应人民币的单价是将近4500元,也就是说当时3万多个ETH总价值近一亿五千万。

  在区块链创业浪潮中,很多投资机构和媒体鼓吹区块链是下一次互联网革命,拨动着90后创业者的情绪,当区块链冷下来时,往往他们才是真正的收割者。

  2018年下半年以来,区块链行业的热钱随着全球市场一起跑步进入了秋冬季节。

  与此同时,一大批区块链公司,不是倒闭就是裁员。

  据锌链接统计,在2018年里,深圳币圈媒体最高峰时候达五六百家,几乎占了全国币圈媒体的三分之一。但截至2018年底,还在维持运转的不足55家。

  不得不说,很多90后区块链创业者死于欲望。

  在与彭龙交谈中他向锌链接提出一个观点:“1993年的互联网时代也是骗子横行,你说是骗子的错了,好像也不尽然,只能归结于时代的产物。如今,你说区块链都是骗人的也同样不尽然。就像很多公链项目,明眼人都知道它落不了地,知道是骗人,但是还有很多人进来炒作,因为能赚钱,本身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反正在这个区块链浪潮我能赚到钱就行。”

  在行业红利期你能赚钱,在退潮期你也能一无所有。

  90后创业明星兼职猫CEO王锐旭曾发表言论称,这一次的区块链风口竞争会非常激烈,大多数项目会失败,上一波“互联网+”浪潮每一个细分领域至少有两三个项目活下来,而区块链可能几千个项目只有少数的几个有未来。

  对于90后创业者而言,年轻是优势也是资本,但优势很多时候会变劣势,更不应该成为炒作的标签。

  与占据创业市场的80后相比,90后属新生力量,市场经验相对较少,大多对市场需求并无深度理解。但许多90后年少轻狂,认为凭想法就能创业成功,就能成为企业家。又缺少企业家应该具备的实打实的干劲、勇气、信念与实力。 甚至一些人混入创业队伍中并非为了梦想与事业,而纯粹是为了得到“创业者”的头衔并以此获利。

  时至今日,那个靠白皮书、吹牛、PPT就可以融资的区块链时代已经过去。一度霸屏的数字货币开始没落,而产业区块链开始崛起。区块链的东风依然强劲,但需要从业者调整风帆的方向。

  一言蔽之,这批90后创业者,他们在惨烈的竞争中不幸成为炮灰,即便是踩着无数炒币者尸体的少数幸存者,也不得不在寒冬中抱团取暖,甚至是改头换面以此掩盖不光彩的人生。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冲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