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加密故事实录:喧嚣过后热点现象背后的思考

  • 时间:
  • 浏览:50

  本文来源:巴比特

  与任何新兴行业一样,加密行业的一个关键特征就是争当讲故事者。故事既是我们理解新现象的方式,也是在尝试自我实现,还可以使社区从有利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换句话说,市场故事就是营销。但是,这并不会减少故事的重要性,反而更有利于我们组织故事内容,并且在一个故事与另一个故事相似时,我们也不会大惊小怪。

  下面是最新对话的简讯。每个内容都有进展,但告诉我们关于目前加密世界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1.代币销售的回报

  代币销售的故事在继续,加密行业故事也是如此。2017年是寒武纪生命大爆发时期(出现大量ICO项目)。2018年紧随其后,想在ICO陨落前彻底榨干价值。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代币销售已基本上停止叙事,甚至许多对冲基金转变策略,开始专注于股权投资。

  虽然有些人预言,证券化代币发行(STO)是下一个融资模式。但是这些人除了能在LinkedIn(求职网站)上更改一下个人简历,市场意识一点也没进步。

  有趣的是,在这之后,IEO开始爆火。Binance首先在自己的平台上进行IEO。简单来说,IEO是直接由持有该代币的交易所进行的ICO。一方面,由交易所执行后,更具有即时流动性。另一方面,它本质上是中心化的,并且在设计时就考虑到交易所的激励性。

  在骚动的加密市场中,大部分人都非常关心IEO的结果。由Tron支持、在Binance发行的BitTorrent代币分为两场销售,都在15分钟内售罄。第二个项目Fetch.ai在10秒内售罄。随后,香港Token49和The Block的首席分析师Larry Cermack指出,IEO占据主导地位,其他所有交易所都抢着开始IEO。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回到了一个人人都在比拼IEO售罄速度这个虚荣指标的世界。

  注意:

  很明显,这些短期代币出现的原因是市场仍然存在需求,特别是在全球范围内。然而,每个交易所在自己的平台上发起IEO后,是否能持续发展,仍存存疑。如果(我认为是有可能发生的)更多的交易所开始IEO,IEO会慢慢失去,这种趋势和故事会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另一方面,如果IEO能够继续取得成功,那么它可能成为ICO翻版。

  2.以太坊竞争

  作为第一个可行的智能合约平台,以太坊曾经具有唯一性。这使它能够为开发者网络构建一道护城墙。这种情况已经变了,因为出现了大量的底层竞争对手,他们都改进某些方面:吞吐量、可扩展性或治理等,通常还有大量基金激励开发人员。

  新的竞争性带来巨大挑战,两个因素让挑战更艰巨。第一个是项目升级和改进速度慢。例如,上个季度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延迟;当前的路线图中都没有涵盖Eth2.0在2021年上线的计划(这一点更重要)。

  第二个因素是,对于许多人来说,竞争性不仅来自外部,而且来自内部。人们开始频繁讨论:互操作性区块链(例如与社区合作的Polkadot)是不是竞争对手。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这激化了Twitter的争论,并可能会出现更多相关讨论。

  注意:

  Arjun Balaji(一名分析师和投资者)称Ethereum社区现在正在经历公链英雄之旅(即经历危机并最终取得胜利的情节)。意思是,Ethereum必然发展到区块链的下一阶段。我同意这个说法。随着市场上出现新的解决方案,以太坊将不得不竞争吸引开发者,特别是在金融风险和加密资产风险都很高的的情况下。我最感兴趣的是:以太坊能否重获开发者社区的优势。以太坊会加倍努力还是通过采用独立协议进行简化、找到最佳创建方案?

  3.谁关心治理?

  随着协议不断成熟,参与决策的stake越来越多。因此,毫无疑问,治理已经成为2019年的主要故事之一。

  核心问题是协议是否应该采用链上正式形式(或是混合治理),还是采用半正式、社会责任制、和退出治理的系统(比特币和以太坊沿用)。就像以太坊出现竞争挑战一样,新的入场者会提供新产品,社区必然会询问这些东西(系统等)是否能够更好地塑造协议。

  有趣的是,治理(特别是链上治理)具有反故事性,这在目前制定的(投票者参与)系统中是非常糟糕的。最近,MakerDAO决定大幅提高稳定费用,这个决策具有高风险,只有不到1%的Maker地址实际参与了投票。同样,最近Aragon项目对花费约600万美元用于促进协议开发的提案进行投票,只有0.3%的持有者(2万的地址中,只有60个地址)参与投票(占目前供应ANT总量的9.3%)。

  注意:

  参与治理的投票者较少的原因有2个。第一,大多数协议的投票过程不明确,比较复杂,用户体验不好。投票内容通常涉及技术问题,没有背景知识的情况下难以做出明智的决定。

  同时,协议必将成为加密大佬进行统治的一种形式,只有那些拥有最多stake的人才会非常关注决策结果、并推动决策。在Tezos,用户对少数面包师进行投票,第一名的投票数占总数的82.44%。

  Coinbase最近宣布,将通过Custody(产品)支持Tezos staking和MakerDao治理。治理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改善投票体验是否能扩大参与。另一种问题是:使用代表投票形式的系统后,市场情绪会如何演变。这种系统是不是在以资本控制的方式重复现有的中心化系统,还是能在去中心化和效率之间找到平衡点?

  4.公平发行与开发激励

  第一季度最激动人心的是Grin实施MimbleWimble协议。因为很多人对匿名币感兴趣,匿名团队有一股神秘感,当然还有对哈利·波特的喜爱。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基于风险投资的挖矿利润(约数千万美元)保证了“公平发布”。与其他代币不同,Grin在主网上线和开始正式挖矿之前,没有预挖矿和私募。换句话说,如果你是一名风险投资人,并且你第一个参与挖矿,那么你的“价格”是最好的。创始团队的目的不仅仅是获得金钱利益,而是简化构建全球开放区块链协议和加密货币的方法。

  发布几周后,项目创始人Ignotus Peverell(匿名)向社区表示自己非常沮丧,并谴责事情发展的走向。他感到遗憾的是,挖矿产生了巨大的商业利益,但是Yeastplume 引领的开发项目居然无法通过众筹活动获得50,000美元,因此无法在接下来6个月进行全面开发。

  因此又再次引发了关于开发激励措施的讨论,这一直是加密协议的干扰因素。一方面,人们想要一种纯粹的、不将开发者放在首位的经济模式。另一方面,他们希望协议能够完美运行。

  自OSS以来,就已经存在关于开源软件开发激励措施的问题。然而,当软件是数字货币的基础时,奖金越多,问题越严重。

  注意:

  在Grin之后,关于公平发布的故事过时了。这种情况下,Grin为项目开辟了故事空间,可以进行激进讨论,并阐明为开发者和(与协议有关)市场网络其他成员提供某种激励模式的理由,例如Zcash的创始人奖励。随着新协议上线,关注是否会成为开发团队可接受的、并可以换取构建可维护开放协议的新规范。

  5.综合基金和公共与私人市场的边界模糊

  2017年并不是只出现了ICO,还出现了成百上千个新的对冲基金,全都集中在数字资产上。即使在高峰期,很多人明白:不可能持续性、大规模地市场分割。2018年熊市出现后,基金提款可能进行非公开,因为锁定期结束了,投资者可以取出他们的钱。

  目前,当最高分配者拥有各自的人才和技能,并融合为一个市场时(这个市场无法与传统类别融合),基金就不是关于提款,而是关于新的合作和整合的新兴趋势。举例来说,Arrington Capital最近收购了一家澳大利亚基金公司ByteSize。ByteSize具有一套专利数据软件,可以提供更积极的投资策略。Morgan Creek Digital是Morgan Creek收购Full Tilt Capital后开发的产品,宣布将成为Ikigai Asset Management(Former72管理者Travis Kling创建的合并股权和主动性管理基金)的主要投资者。

  形成这一趋势的背景是人们逐步认识到加密使公共和私人市场战略的区别变得模糊的方式。人们在投资时已经感受到了传统方式的限制性,并寻找新的方式组合投资方法。典型的例子:Andreessen Horowitz(私人风险投资公司)决定要求所有员工都要转化为合格的财务顾问。

  注意:

  这似乎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在一个包含所有类型资产(包括底层公链协议代币、销售、通过staking获得的被动收入)的行业,坚持一种策略可能会成为一种不利因素(被视为如此……在持续筹款周期的背景下,基本上就是一种不利因素。)密切关注分配者时,不仅要关注多元化战略,还要以新的方式进行协作。

  稿源(译):头等仓 https://first.vip/shareNews?id=1573&uid=1

猜你喜欢